亚博2020最新版

banner

历史学的材料辨析——邓小南讲授历史学系新生讲座

发布时间:2020-10-26

2020年10月18日下午,历史学系本科生新生讲座在李兆基人文学苑1号楼108室举行。历史学系教授邓小南老师以“历史学的材料辨析”为题,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。在讲座中,邓小南分享了自己在历史学材料辨析问题上的经验与心得,并对同学们的疑问进行解答。


讲座现场


在正式开始前,邓小南谈到:“历史学材料辨析这个问题不仅大家会遇到,我们老师们每一天也会遇到。今天很高兴与大家见面谈一下历史学材料辨析的问题。”


讲座的第一部分是关于历史学的定义及治学方法的探讨。如何定义历史学?邓小南在对历史与历史学的辨析中完成了对这个问题的回答。她认为,历史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象,而历史学是追寻这种现象的过程,是以历史作为研究对象的学问。我们往往是通过历史记载来寻求历史知识,进行历史研究,也可以说是通过历史研究形成新的历史知识。二者不可分割,但是又有区别。在历史学治学方法上,邓小南提出了以下三点建议:首先,“史有定法”,即历史学遵循着一些基本原则。我们研究历史要建立在史实考订的基础之上。我们拿到材料时应该考虑它涉及什么样的人、地点、时间、事件。对这些基本要素的观察,就是史学的出发点。其次,保持追问。教育的实际目标就是要让受教育者学会进行不断的追问。不管是学习什么都是一个追问的过程,在追问过程中得到自己的成长。最后,对史料的不断追索。史料就是过去人类思想和形式留下来的痕迹和证据。有痕迹就说明需要追索,所以历史学基本的工夫就是追索痕迹和检验证据。


邓小南作讲座


讲座的第二部分谈到了历史学材料的分类方法。按传统图书分类法,分为经史子集。但历史学材料不只有这一种分类方式。以传世文献作为一类,包括纪传体、编年体、典志体,还有将事情前后贯通的纪事本末体。除此之外还有各种书法画卷、出土资料、文集、诗词集、笔记、方志、档案、报刊资料,口述等。这些史料的性质并不完全一样。另外,还可按“有意”和“无意”留下进行分类。例如法国年鉴学派代表人物马克布洛赫所著《历史学家的技艺》中提出,历史材料有两种,一种是专门写给人看的,另一种是偶然留下来的。偶然留下的都是当时比较原始的记录,相对就没有太多的主观因素。此外,历史学材料还可分为记载之史和纂修之史。其中,原始的记载为记载之史,整理的结果就是纂修之史。总之,观察者的角度不同,史料分类的方法不同。


同学们认真聆听


讲座的第三部分谈到材料的“组合”与辨析问题。为何要将材料组合起来?邓小南认为,这有利于减少误读。以东西二府为例,宋代都城是利用的五代都城,而五代朱温的皇城建立在节度使司令部的基础上。根据扩建资料和地图可以提出疑问——局促的皇城是否容得下东西二府扩建的这么多房间?宰相办公需要这么多房间吗?其实东西二府既可以表示宫中办公场所,也可以表示宰相在宫外集中的住宅。在材料辨析中,也应注意几个问题:


警惕比对错位:时间·范围·内容。以南宋初年市舶收入为例,学者认为市舶收入占总收入五分之一,但是这与材料的时间存在错位,而把市舶所入全部归入海关收入也是不合理的。


文本的细想阅读。以唐代官员数字为例子,有学者从数据得出北宋冗官的结论,但是“丁”与“口”的差别事实上被忽略了,这就属于没有细读材料。


警惕望文生义。以王安石所说“以道扰之”的研究为例,有人解释王安石的“扰”指扰动当时犹如死水的官场,但这里的“扰”其实延续了尚书周官中“安抚”的意思。这位学者在研究中缺乏对各种材料中“扰”的不同说法的比对,导致了误读。


互动环节


在讲座的最后,邓小南对同学们提出的关于历史学习的问题进行了解答。同学们在邓小南的讲座中深化了对于历史学的理解,并且也收获了有关历史学习的宝贵建议,受益匪浅。



*转载自北京大学新闻网

Baidu
sogou